8227Crystal

【新作】二战恋曲(ec)关于二战的德军脑洞(part 07)

菠萝大叔骗糖吃QAQ:

【新作】二战恋曲(ec) 无能力au ooc预警


cp:Erik×Charles(ec)Hank×Raven(hr)
职业:德军上校×英法国战地医护员
间谍×领家女孩
性格:沉稳霸道×人妻敏感
经历:少年丧母×富裕公子


二战恋曲(part 7:如梦一场)
  
  1941年,巴黎。
  Erik在那天之后,再也没有回来。Charles回房的时候,只剩下一张留有温存的被子和床单上的褶皱,人已经不见了。一个晚上过去后,连那家糕点店都不复存在了。这让Charles感觉处在云里雾里一般,那段和Erik的日子,会不会是自己幻想出来的?
 
  后来被Hank告知,Erik是个上尉级别的德国军官。
  
  Charles不可置否地抖了抖肩膀,从美梦中醒来的感觉真糟糕。他比往日沉默了不少,连Raven也不敢和Charles聊起Erik,如今Erik的名字,像这个家的一个诅咒,来自一个消失的鬼魂。
  
  某天晚上,Charles依旧蜷缩着身子睡在被窝里面,大地被晕染了薄薄银光,风不安地喧嚣着,天空没有几朵云,看起来是个晴朗的夜晚。半夜,Charles被窗外轰炸声惊醒,有人在丢火油瓶!
  
  火油瓶燃烧弹接触到地面的第一秒开始裂开,火焰溢出爆炸,声音还带着点清脆的玻璃破碎声。
  
  Charles鞋子都顾不上穿,跑到窗边往下望去。隔了一个街区,一群青年在烧德军的军用车,似乎还起了正面冲突,德方动了真东西。
  
  Charles找出手枪,准备去救场,被闯进房间的Raven拦了下来。
  
  Hank从一旁出来,拉着Charles去窗边,小声地说道:“这声音,是我们的地下组织反动了。现在出去会暴露的。”
  
  “组织?我们有组织?”Charles满脸震惊,他看着眼前对视的两人,疑惑着他们是不是还有一大堆事情没告诉自己。
  
  “地下组织。我和Raven前几个月就组建了,有一些愤青学生组成,我们教会了他们怎么制作火油弹,教会他们怎么运用各种技巧消灭敌人。”
  
  “Hank!他们还是孩子啊!你为什么要把他们拖下水啊?这战争的痛苦,我们承受的不够多吗?”
  
  “你一点都不懂战争的痛苦!Charles!你就是个高高在上的富贵公子,你从来没有尝过撕心裂肺,被生活所迫走投无路的感觉,你从来都没有受过新政的迫害。这个时候,我们是不是都该谢谢我们前段时间所谓的朋友!Erik!” Hank语无伦次地吼向Charles,对峙着Charles近来古怪的脾气:“你很在乎他,但请分清楚性质,他是个混蛋,他们杀了我的父母,如果再让我见到Erik,我不会手软。”
  
  “Hank!够了!”Raven不安地低吼一声。
  
  “...走吧。”Charles把枪甩到一边,小小的人倒在大大的床上,双手环住了脑袋。
  
  “Raven,你不该这么惯着他了!Erik就是个人渣,你看他把Charles洗脑成什么样!我不管他和Erik发生过什么!我只知道,Erik是个德国纳粹,是个狗娘养的人渣!”
  
  Charles捂紧了耳朵,这些粗言秽语,特别是关于Erik的,还是少听一点,不然下一秒就要吐出来了。
  
  “走吧,你不要气Charles了!” Raven说着,外面又燃起一片硝烟:“Charles。” Raven望着床上易碎的Charles,尴尬地站在原地。
  
  “你也走吧,Raven。哦,还有,Hank是个好人,你和他在一起会幸福的。”
  
   “你怎么知...是吗?谢谢你了,Charles。”
  
  “你知道,我善于猜测人们的心理,可惜,我却猜不出那个人的。”
  
  “Charles...你要知道,我们的革命已经开始了。”Raven撇过头,她一直都不想面对Erik的问题,甚至以之为耻。
  
  “我加入了。”
  
  Erik走后,医院的伤员骤降,医院又开始冷冷清清起来,除了几个值班的医生,德军都变得罕见了。Charles的表面生活又变成了闲适的小资产生活,实际上,他一直都和Hank忙于组织策划地下小组。巴黎周边各地纷纷响应,初步效果不错。
  
  Hank负责招揽,Charles负责规划,Raven嘛,她和Hank就要结婚了。
  
  记得是一个晴朗的日子,Raven近距离观察了Charles好久,Charles被她盯得惶恐,才开口问她到底怎么了。Raven支支吾吾,说她要和Hank结婚了。这对Charles无疑是个甜蜜又心酸的打击,和Louise他们一样,世界乱成一锅粥心还能连在一起的情侣们,多么幸运。
  
  Raven瞪了半天的Charles真诚地对着她笑了。Raven知道这个事提得不合时宜,但迟早要说出来。Charles在她的观念里,前期像恋爱对象,后期像哥哥,三个在她心里早都是一家人了。
  
  Hank和Raven的婚礼搞得很简单,因为Raven不在伦敦落户,所以他们只是搞了搞形式婚礼,并没有去领证。当天晚上,就他们三个人,客厅中央,Charles坐在背对光线的阴影处,看着“主角们”牵着手相互伴舞,疯狂地旋转。Charles在他们的影子里看到了一个与第一次见面完全不一样的Hank,还有一个变得更加美丽Raven。
  
  当晚,Charles面红耳赤地想到了Erik,他柔和不分明的轮廓,他坚挺不凶猛地进入。隔壁陆陆续续的娇喘传入Charles敏感的耳朵里,想起那个人,一种莫名的欲望尤然心生,他把手缓缓伸进自己的裆部,隔着薄薄的床单,细细地摩擦着。
  
  他羞耻地咬着下唇,达到了高潮。过了一会儿,Erik食到深处,他也感受到手中粘腻的热度时,他趴在枕头上痛哭起来。
  
  Charles觉得此时的自己就是一个淫荡的婊子。通过性幻想达到高潮,这是Charles一辈子里做过最可怕的事情。
  
  隔壁的声音停了下来,他们是进入了美妙的梦境了。Charles却怎么都睡不着了,刚刚脑海里的一幕幕,现实中他和Erik都做过,只不过那个时候,Erik还说自己是一个打工的。
  
  Erik?你真的是个坏人吗?我们真的势不两立吗?
  
  Charles不能否认那天Hank的话,Hank是对的,我们和那些极端种族主义,滥杀无辜的人没什么好谈的。即使Erik落荒而逃,Charles心底最深的那片恻隐,也不愿意相信Erik是这种人。
  
  况且,他们还是恋人啊。